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学费难住环卫工女儿曾省钱让孪生哥先读书

2018-11-06 10:25:30

学费难住环卫工女儿 曾省钱让孪生哥先读书

贫困能不能阻止追求梦想?不能,但贫困确实能阻碍追求梦想的脚步。

今年20岁的高考生吴小丽一家五口租住在海口市头铺村一间10多平方米的瓦房内,母亲是一名收入微薄的环卫工人,父亲是无法外出务工的残疾人。吴小丽有个将升入武汉理工大学三年级的龙凤胎哥哥,为何从未有过辍学、复读经历的吴小丽,是班上年龄的学生?又为何比孪生哥哥晚两年考大学?这一切都因为贫困。

吴小丽用的书是哥哥留下来的,考上大学后,又收拾起来留给弟弟将来用。

苦其心志——窘困生活下的艰苦度日

吴小丽的父亲吴挺仕、母亲李兰文都自海口市龙塘镇,当地属海口羊山地区,该地区多是火山喷发后形成的熔岩地貌,适宜农业耕种的土地少,长期缺水,农业灌溉条件差,经济相对落后。1993年,李兰文生下龙凤胎兄妹吴正敏、吴小丽。1999年,兄妹两人都到了小学适学年龄,但由于海南当年还没取消小学学费,他们家实在困难,只凑够钱交一份学费,妹妹吴小丽只得晚两年再上学。

2003年,父母为了让吴正敏、吴小丽,以及1997年出生的小儿子吴正宁能读书成才,举家来到海口市区务工,母亲李兰文进入龙华区环卫局成为清扫街道的环卫工人。而父亲吴挺仕却在2004年被三轮车撞断了左腿,面对高额的医疗费,家里就是砸锅卖铁也支付不起,为了不让家里承受更大的困境,父亲硬是强忍着骨折不去医治,这一拖便是10年,并就此落下残疾,无法外出务工。一家人的全部收入仅是母亲每月1050元的工资和父亲每月360元的低保金。

为了省钱供儿女们读书,吴小丽一家只花150元租住一间10几平方米的瓦房。房里,3个孩子睡一张上下铺的高低床,吴小丽是女孩,一人睡在上铺,哥哥和弟弟挤睡在下铺,父母则睡在旁边一张小床。为了防止瓦片落灰尘到上铺,家里用一块捡来的床单挂在屋顶遮挡。为了节省开销,家里的煤气灶、煤气罐从不使用,那怕是雨天,都是在出租屋院子里搭建的灶房里生火做饭。更难以想象的是,吴小丽一家每月伙食费仅用200多元,基本不吃肉,很多蔬菜还是母亲或是亲戚从老家带来的。母亲李兰文说:“我们还会从老家带来菠萝蜜的籽,当菜炒了吃。”

金榜题名——清贫劳累中的甘甜回报

然而,家里一贫如洗更是激发了孪生兄妹和弟弟要奋发学习。母亲李兰文说:“我做环卫工很忙,丈夫腿脚不方便,两人都很少盯着孩子们学习。然而,3个孩子不但读书都很自觉,还特别懂事,挑水、烧柴、煮饭,他们样样都会帮着干。”

2011年,吴小丽的孪生哥哥吴正敏以总分700分的成绩被武汉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专业专业录取。进入大学后,吴正敏获得了国家助学贷款、贫困生补助,如今已不再要家里承担大学学费。弟弟吴正宁今年也取得了710分的中考成绩,即将升入高中。

但今年让全家人欣喜的是,吴小丽今年6月从琼山华侨中学毕业,并参加了高考,7月21日,吴小丽收到海南大学录取通知书,以总分620分的成绩被该校风景园林专业录取。

“这是我从小就喜欢的专业。”拘束的吴小丽在谈到这个话题时,终于微笑地说,她从小就喜欢种种花草,感觉与大自然特别亲切。

经济窘困——开心喜悦时却有苦难言

金榜题名的喜悦之后便是每年4600元学费,这笔巨款让吴小丽一家人承受着无比的压力。

吴小丽说,她父亲经常蹲在木板搭建的柴房旁精算着每一分钱的使用。上高中的时候,吴小丽每个月的生活费是250元钱,为了更加节省,她午餐都会在比学校食堂更便宜的校外快餐店吃,经常是买份青菜加个鸡蛋,偶尔荤菜吃鱼,但很少会吃肉。

7月24日上午,已经节俭惯的吴小丽蹲在上铺开始收拾自己床头的学习书籍,她说:“许多书都是哥哥留给我的,现在我考上了大学,把书收起来留给地弟弟以后用,也能省不少钱。”

看着孩子们各个这么懂事,母亲李兰文心里既阵阵酸楚,又满是愧疚。李兰文对说,大儿子的学费基本免了,但在武汉上学的生活费也是不小的开销;小儿子每月才200元的零用钱;过去女儿在上高中时每月给她250元生活费,如今考上大学虽然是喜事,可4600元的学费,以及在校的生活费,这个家又如何承受呢?(吉羽 实习钟源)

标签:吴小丽 李兰文 一家人 吴正敏 学费

打鱼游戏
酒窖空调
高压清洗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