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梧桐小说人魔大战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4:16: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8月14日江西萍乡,爆发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这是一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这是一次生与死、灵与肉的考验。在枪林弹雨中,浴血奋战的公安、武警5人壮烈牺牲,6人身负重伤,3名无辜群众惨遭杀害。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枪战,集持枪杀人、抢劫、绑架于一身,凶残、狡诈、作恶多端的黑社会头目龙光旭被我公安、武警当场击毙。  ——题记    萍乡是江西挺有故事的地方,1906年的萍浏醴起义,揭开了辛亥革命的序幕。1922年9月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萍乡是策源地,也是1927年,秋收起义的策源地。  举世闻名的孽龙洞,就位于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福田镇清溪村。洞长4公里,洞内曲折婉蜒,一路泉溪相随,水势依洞旋转,洞景因水而充满勃勃生机。洞中有厅有廊,厅廊贯通相连。其中的一个厅高度达30米,里面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曾经被陈丛周先生誉名为“天下洞”。  传说上亿年前鄱阳湖出过一条龙,到处兴风作浪,被许真君制服于萍乡杨岐山下的山洞里,这个洞就是今天的孽龙洞。  上世纪末,就在孽龙洞旁边的龙合村,又出过一条嗜血成性的“恶龙”。  ……    1999年8月14日17时。  萍乡市上栗区公安分局值班室。  报警电话刺耳地响起来,值班长上栗分局副局长胡适言,一把抓起话筒:“萍乡公安局上栗分局,请讲。”  “你好,梁局长,我是龙和村派出所所长王弥。我们接到群众举报,龙啸天回来了。凌晨1点左右,龙啸天潜入龙和村他岳父家里。”  “什么?龙啸天终于露脸了!”胡适言忍不住“砰”的一拳击在办公桌上。  值班室其他干警吓了一跳,同时朝他看过去。看见他的手已经按响了桌子上的警铃按钮。更加刺耳欲聋的出警铃声,在上栗分局响了起来。  龙啸天突然出现在上栗李家冲,岳父李金来的家里。把一家人都吓了一大跳。  今年27岁的龙啸天,原来是省体工队的射击队员,结婚以后一直住在妻子李秀梅的家里。龙啸天人长得魁伟英俊,异常聪明,射击水平惊人,曾经在全国大赛获得过很高的名次,可以抢打飞鸟,在射击原理和爆破方面做过很深的研究。按照他的成绩和技能,完全可以留在体工队。可是他生性暴虐,阴险狡诈,生活方面又极度糜烂,在体工队多次骚扰小队员,又利用自己的相貌优势,勾引一个体院的女大学生导致怀孕,结果双双被开除了。回到萍乡之后,恶习不改,很快就成了黑道老大,号称“恶龙”。伙同其他黑道人物,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经常在山区劫持过路的车辆,先后在广东的从化和惠阳,盗窃、抢劫两支64式手枪,又在1996年,绑架澳门富商时,枪杀了一名巡警,一直在被广东、江西两省公安机关重金悬赏通缉。  龙啸天生性淫荡,又胆大包天,在被通缉期间多次潜回家中找姘妇鬼混。有一年的夏天,龙啸天躲在李家冲的后山,看见村妇薛淑芳在山坡上薅猪草,突然从暗处窜出来,从身后将她抱住。这个薛淑芳男人在外打工,人长得有几分姿色,一直是龙啸天垂涎的女人。龙啸天将她拖进林子里,强行接吻。薛淑芳很快就放弃了反抗任其所为。龙啸天几下就撕开了薛淑芳的衣裤骑了上去。  两个人正在鬼混的时候,龙啸天的岳母,41岁的刘桂文刚巧走到后山看见了,忍不住骂了一句。  “龙啸天,你老婆就在屋里,你要想了,不会去屋里啊,就在这里和这个臭婊子乱搞。”  没想到龙啸天居然从薛淑芳身上下来,顺手掏出一支手枪顶着刘桂文的头上,然后对薛淑芳说:“过来,你把她扒光了,老子今天要当着你的面,先干这条母狗,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管老子闲事。”  薛淑芳不敢不听,真的走过来扒光了刘桂文的衣服。赤身裸体的刘桂文浑身发抖,跪在龙啸天的脚下,求他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放过自己。灭绝人性的龙啸天却狞笑着,就在薛淑芳面前强奸了刘桂文,然后逼着刘桂文看自己继续和薛淑芳鬼混。  事后,用枪抵住刘桂文的脑袋,狰狞地说:“你只要敢露出一个字,我杀死你全家。你要是听话,我就当把你们母女两个一块收了。”  吓得刘桂文一句话都不敢说。以后龙啸天竟然真的经常闯进刘桂文的屋里强行施暴,刘桂文害怕他伤及家人,只好忍气吞声接受这种凌辱。  龙啸天在这个家里欺男霸女,作为家长的李金来怎么会看不见?尤其是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公然把自己老婆,他的丈母娘都强奸了,更是叫李金来恨不能杀了他。可李金来只是个老实农民,叫他拿这个恶魔怎么办?龙啸天被通缉,李金来求之不得,盼着公安早一天把他抓起来毙了才好。龙啸天逃亡在外面的时候,派出所所长王弥曾经找过他,希望他提供线索。李金来答应,只要龙啸天回来马上报告  龙啸天回来的时候,李秀梅不在家里,上街去还没有回来。  龙啸天居然毫不顾忌李金来还在家里,先掏出手枪在李金来额头顶了一下,说:“听着,想一家子活着,你就乖乖当王八。”  说完,狞笑着一把就将刘桂文拉进屋里丢到床上,扒了衣服就扑上去……  “你真是畜生,我是秀梅的妈啊。”  “老子憋不住了,她不在,你替她。哈哈……”  李金来听见屋子里老婆刘桂文的哭骂声和龙啸天的淫笑交织着,气得浑身发抖趁机溜出家去打电话。    胡适言在集合队伍出警的同时,通知了武警上栗区中队。  接到分局电话,指导员唐绪荣一面即刻集合部队做好战前动员,一面向上级请示报告了情况。  晚上10点,萍乡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武万庆带领3名刑警赶到了上栗,接着公安分局副局长胡适言。武警支队参谋长富鸿升先后赶来,三个人组成了联合指挥组,通宵开始研究作战方案。考虑到李家冲四面环山,形状像个炉膛罐,地形非常复杂。这一带沟壑纵横,易守难攻,素来就是土匪出没,劫贼藏身的地方,把准备参战的37名公安和武警,分成10个战斗小组,计划第二天凌晨3点开始行动。    李金来的屋,是一栋3层楼。坐北朝南位置在这个炉膛罐的西北角上。小楼前面一片稻田,视线十分开阔,楼后是小山坡,长满了竹林和灌木丛,东西两侧都有其他人家。  凌晨3点多,民警和武警官兵悄悄摸进了李家冲,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了这座小楼。按照父李金来提供的情报,龙啸天应该住在二楼西边的房间。指挥部安排了刑警大队教导员于柏群、武警实习排长洪高路、战士袁志亮,组成抓捕小组。另外布置了第二、三抓捕小组和一个机动组策应抓捕,其它6个小组分布在房屋周围,构成一个包围圈。  4点正,、第二、第三,三个抓捕小组的9名突击队员,几乎同时翻过了围墙,到了小楼的后门外。袁志亮上前轻轻推门,发现李金来没有按照约定打开后门闩。于柏群情知有变,立刻打了个手势,让大家停止行动。  突然院子里的狗狂吠起来。  “汪汪、汪汪……”  随着一声声的狗叫,一楼的灯突然亮了。  刘桂文打开了后门,于柏群和袁志亮顺势挤了进去。  刘桂文不知道是什么人,吓得大叫起来:“你们是干什么的?”  于柏群伸手捂住了她的嘴,袁志亮上前把她推进了房间。后面的突击队员也跟着进了屋。刚刚接近楼梯口,就听到楼上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不好!有情况。”于柏群伸手将走廊和厅堂的电灯关了。抓捕突击队摸黑朝上面去……  原来龙啸天强奸了刘桂文之后,还觉得不过瘾,竟然又把李金来刚刚满15岁的小女儿抓到了怀里。正在这个时候李金来溜出去打完电话回来看见了,忍不住冲上去从龙啸天的手里把小女儿李秀芝夺了回来。龙啸天勃然大怒,劈头盖脸对着李金来拳打脚踢。李秀芝趁机打开大门逃了出去。龙啸天把李金来殴打了一顿出气。李秀梅回来了,龙啸天丢开李金来,扯着李秀梅上楼去了。刘桂文才敢搀扶着李金来,回到一层自己的房间去。李金来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了床上,又不敢告诉老婆,自己已经向公安报告了龙啸天的消息,故而没有能按照约定来打开后门。  龙啸天为人极为机警,在二楼听见刘桂文一声大喊,马上一把推开李秀梅,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枪推弹上膛,在床上跃身起来,对着楼梯下面扔出2枚手雷。  “轰、轰”两声巨大的声响,刑警叶佩望、于淑荣当场被炸伤。李秀梅的弟弟李秀林被枚手雷的爆炸声惊起,吓得跑出来朝楼下奔的时候,第二枚手雷爆炸了,被当场炸死。  一线指挥员于柏群,做了一个手势。排长洪高路与3名民警利用手雷爆炸后的烟雾,快速冲上三楼楼顶。于柏群指挥其余人员重新撤至一楼,组织人员抢救伤员,同时占领有利地形,将龙啸天控制在二楼范围之内。  “哒哒哒……”  “砰砰砰……”  公安武警与龙啸天正式交火,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在短兵相接中打响了。    4点10分左右,龙啸天窜到了二楼阳台的西南角上,打算跳下去逃跑。被埋伏在楼下的中队司务长石立勇发现了,石立勇端起冲锋枪就是一梭子。龙啸天闪身避让的同时,扔下第三枚手雷。手雷准确地飞向战士们的头顶,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石立勇奋力推开身边的战友,自己却倒在了手雷爆炸的碎片下。  龙啸天一看西南角有埋伏,掉头又跑到阳台东面,见到楼下有人,又扔下一枚手雷,然后左右两支手枪同时疯狂扫射。先后又是2名公安人员和1名武警参谋负伤。副班长徐佩阳闪身利用院子里的死角掩护,非常机警地隐蔽接敌,找到一个理想的角度,端起冲锋枪连续点射,牵制住了龙啸天,然后指挥两个战士救出了受伤的战友。在徐佩阳火力牵制下,一楼的围捕人员又向二楼发起猛攻。密集的子弹逼得龙啸天抬不起头来,他被逼得窜到了三楼的平台上。已经占领三楼平台的民警、武警,立刻向他发起攻击,火力十分密集。  龙啸天一面还击,一面被迫朝下面退去,一直退到了一楼。隐蔽在一楼餐厅桌下的武警战士袁志亮,看见龙啸天弯着腰退过来立刻抓住战机,打了一个点射,一枪击中了龙啸天的腹部。龙啸天在地上几个滚翻,滚入东边后房继续开枪负隅顽抗。袁志亮手中的冲锋枪子弹已经打完了,只能撤到了外面。刑警大队长柳云盛潜伏在东边的卧室,看见龙啸天的身影,立刻开枪射击。  龙啸天打了一个滚翻避开子弹,然后开枪还击。一枪击中了柳云盛头部。狡猾的龙啸天,突然有了一个恶毒的念头,他爬过去脱下柳云盛身上的防弹衣和警上衣,穿在自己身上,还戴上了钢盔,然后取走了柳云盛手中的77式手枪,企图混出楼去。    在枪弹的爆炸声中,楼里的女人和孩子吓得惊恐地哭叫着,一片混乱。在外面指挥的于柏群,听到屋内有女人和孩子的哭叫声,为了避免群众伤亡,立刻组织力量展开营救。  于柏群对身边的战士辰匠和易辰更说:“你们两个冲进去救人,同时让咱们的人先撤出来。这样混乱不行,会伤害到无辜群众。”  辰匠和易辰更奉命冲进去,找到了龙啸天的两个孩子,李秀梅,还有刘桂文。就把他们救了出来。留在担任掩护的刑警谢宏伟,一面观察周围动静,一面随着辰匠等人一起朝外撤。突然发现有个穿着“公安”服装和防弹衣的人,手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战友易辰更。谢宏伟立刻推了易辰更一把,同时开枪射击。龙啸天一面躲闪一面连开数枪,击中谢宏伟的头部。  龙啸天顺手捡起谢宏伟的54式手枪,窜到了一楼大厅,迎面遇上武警新战士程芝筠。程芝筠误以为是“自己人”没有防备,被龙啸天偷袭成功,胸部、腿部多处中弹。程芝筠负伤后仍顽强还击,也击中了龙啸天一枪。  这个时候的龙啸天肠子都流出来了,异常凶猛的龙啸天扑到程芝筠身上,用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夺走了他手中枪支,然后企图挟持程芝筠从前门脱逃。刚刚在前门露头,就遭到了一顿枪击,发现已经被包围后,又挟持着程芝筠退回屋内,一直窜到三楼楼梯口。  龙啸天用手枪抵着程芝筠的头部,丧心病狂地叫嚷:“你们都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打死他。”  被龙啸天夹在胳膊下血肉模糊的程芝筠,却拼足一丝力气高声喊着:“你们不要管我,赶快开枪!”  龙啸天恼羞成怒,凶残地扣动了扳机,子弹穿透了程芝筠的头颅,他献出了年仅20岁的生命。    龙啸天眼看自己无法从楼顶法脱逃,便反身窜到二楼西边一间卧室,隔着窗户打死了隔壁的陈梅花和她只有12岁的儿子然后窜了过去,躲在东边瓦房的厅堂里。  这个时候,三楼平台的民警子弹已经打光了,不得不先后从三楼往东侧瓦房顶撤退。分局治安科长余锦源,在越过屋顶的时候,被龙啸天发现了,他朝屋顶射出两梭子弹,其中8弹击中了余锦源。余锦源从屋顶跌了下来,被赶来增援的6名武警官兵及时救出去。  凶狠狡诈的龙啸天发现前面重兵把守无法突围,便窜到了后门。刚刚露出头,就被潜伏在西北角的武警副班长柳荣少发现了,柳荣少马上拿起对讲机报告龙啸天的踪迹。倚在门角的龙啸天抬手就是两枪,击中了柳荣少的肩部和右腿。柳荣少倒在血泊里,还在顽强地通过手上的对讲机报告情况。丧心病狂的龙啸天,不断朝着倒在地上的柳荣少射击。  参谋长富鸿升对战士杨勇说:“你和我一起冲过去,把柳荣少救出来。钟华火力掩护。”  钟华答应了一声端着冲锋枪横扫后门口,压制了龙啸天的火力。富鸿升和杨勇趁势冒着危险冲过去,硬是从龙啸天的枪口下把柳荣少救了出来。  龙啸天却在这个时候也突出了包围圈,向后山上逃窜。  金山派出所副所长彭兴安,带着两个战士组成的一个小组,恰好位于这个方向。彭兴安一挥手,命令战士钟华和陈礼红则从龙啸天的背后方包抄上去。自己纵身而起赶到前面去堵截。  龙啸天逃出80米后,在山坡上的一个灌木丛前面,遭到了彭兴安堵截。两个人在近距离再展开了枪战。彭兴安一枪击中龙啸天胸口的同时,自己也被龙啸天的子弹击中眉心,当场壮烈牺牲。  激烈的枪声终于停了下来,钟华、陈礼红保持着高度警惕,一路搜索过来。在灌木丛中,发现已经奄奄一息的龙啸天还睁着凶恶的血眼,举着两支手枪对着自己。两名战士奋身而起同时扑向龙啸天,一人一拳先击飞了龙啸天的手枪,然后分别扭住了龙啸天的一支胳膊,终于将血债累累的罪犯龙啸天擒获。  两名战士把浑身是血的龙啸天押上刑车,龙啸天在被送医院抢救途中死亡。  一百一十分钟的激战后,不可一世的恶魔龙啸天终于伏法。在打扫战场时,从罪犯身上和藏匿之地,搜出各种枪支6支,子弹39发,管制刀具一把。    注:小说根据当年真实事件改编。   共 54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那些是有效的性功能障碍预防方式
黑龙江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设计观点 微店怎么找货源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