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5人乘黑车被警方查后遭打 跪在地上挨耳光

2018-11-09 18:46:08
5人乘黑车被警方查后遭打 跪在地上挨耳光() 工人们身上的伤痕清晰可见。

7月8日晚,饶先生等一行5人乘坐一辆黑车行经大兴区亦庄小羊坊时,被警方巡逻车拦下。

5人指控,在他们下车接受盘查和后来被带到亦庄派出所期间,七八名身着民警制服者对他们大打出手,棍打脚踢在他们身上留下多处伤痕。

亦庄派出所政委事后称,打人者是联防队员,但谢绝伤者与当事人当面对质。

打黑车被警方截下 饶先生是大兴区旧宫镇德林小区居民,是一个装修队负责人。

7月8日晚11时收工后,他和手下4名工人一起从通州区打一辆面包车回家。

面包车行至大兴区亦庄小羊坊时,一辆依维柯从后面赶上来,“他们说是警察,让面包车停车接受检查。

” 饶先生说,面包车司机并未停车,反而加油提速,并让饶先生等5人准备下车,“他说如果被警察当黑车司机捉住的话,得被罚好几万元,那他就惨了。

” 甩开依维柯两三百米距离后,面包车靠边减速,在饶先生等5人下车后,一溜烟驶去。

依维柯随后追到,车上下来七八个人。

“除一个穿黑衣服的便衣,其余的都穿着警察制服,其中一人还拿着根一米多长的棍子,胳膊那么粗。

这些人让我们抱着头蹲下,不准说话。

”饶先生说。

根据这5人的说法,他们还没有说话,就先被一通棍打和脚踢。

抱头蹲地的时候,饶先生试图解释,“我说‘我们是好人,干装修的’,结果刚一出声就被打,他们用脚往腰上、头上踢,用棍子揍……” 工人小李的膝盖动过手术,“我跟他们说,我这腿有残疾,不能蹲,他们一脚就把我踹趴下了,然后揪着头发把我的脸按在地上,用脚往头上踢。

”小李说,他的头发被薅掉一撮。

派出所里“扎马步” 饶先生说,“我们5人被归置成一团,大多是跪在地上。

然后被扒掉上衣,背过双手捆住,其中一人还上了手铐,然后继续以棍棒和拳脚殴打。

” 半小时后,5人被带上了依维柯。

清晨一点钟左右,车驶入亦庄派出所。

5人下车后被带到一个大会议室里,抽去裤腰带,搜走兜里的东西,靠墙角蹲着,逐一接受讯问。

“问我是干什么的,有没有抢劫、贩毒,我说没有,他们又开始扇耳光,用脚踹。

”工人小刘说。

轮到工人小闻时,回答完问题后,他被要求“扎马步”。

半小时后,5人被带到派出所楼外院子里。

“有一个副队长,让我们检讨写检讨,我们就写:我们错了,以后一定听话,接受教导……然后让我们签字,按手印。

” 7月9日凌晨两点多,5人被释放,离开派出所。

警方道歉并支付药费 当天,饶先生家人找到亦庄派出所讨要说法,亦庄派出所负责人接待了他们。

“跟我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