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郑世顺血染鄂南的司令

2018-10-29 12:27:02

郑世顺:血染鄂南的司令

长江咆哮,江城喷火。1938年9月,日本侵略军如洪水猛兽般地沿江而上。中共湖北省委党训班因战事吃紧,提前结业。大冶籍党员郑世顺等整理行装,告别江城,告别首长和同志们,带着上级的指示,1938年9月中旬的一天深夜,辗转回到大冶城南的家乡郑家沟。

南山腰上成立游击队

郑家沟位于大冶、阳新、鄂城3县交界处,两山夹峙,乱石嶙峋,坡陡路窄,杂草丛生。一天夜晚,郑家沟竹林深处一所茅草棚里油灯闪亮。郑世顺同彭方正等围在石桌旁,轻声地商讨建立抗日游击队等问题。他目光炯炯,语气坚定地说;日军快到了,搞枪迫在眉睫。听说中共大冶中心县委统战部长冯玉亭在过境的国民党军队中搞到70余条枪和一批子弹,放在中共大冶中心县委军事部长彭济时家。我今晚就去找他们!随后,郑世顺连夜只身下山,匆匆而行。到达彭济时家时,对方立即将10余条枪支和与部分子弹交给郑世顺。他将步枪和子弹用稻草捆好包紧,伪装成挑稻草走路的农民,悄悄地上路了。他不走大路,专拣小路、山路走。星星闪亮,月光如水。他绕过大冶湖汊,沿着大箕山、龙角山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艰难地行进着。

在云台山脚下,他被驻在刘仁八村一伙国民党军队撞见。什么人,站住!挑稻草的。赶到榨坊去,榨油用。我们正缺烧的,你将稻草给连部送去。在他们横蛮无理的胁迫下,郑世顺只得硬着头皮挑起担子随他们走。大约走了四五里路,到了一处茂密的森林里。郑世顺熟悉地形,知道此处有一深洞。于是,他趁黎明前一阵黑暗,佯装脚下一滑,哎呦一声,把肩上的草捆丢入洞中。山洞漆黑,望着吓人。那位军官一见,指挥几个弟兄怒打了一顿郑世顺,就撤退了。

郑世顺用血和汗保住的枪支弹药不久被起出,秘密运上山。接着,他走村串户,发动郑世金、胡松山等热血青年,成立了鄂南游击队第二纵队,自己任司令员。然后,他将自家养的大肥猪和一些家具卖掉,从国民党军队流散人员手中买到10余条长枪和几挺机关枪。有了40余支枪,郑世顺在南山腰的龙凤观建立起司令部,公开竖起红旗,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

七里冲前打响阻击战

10月中旬,国民党正规军队全部西撤武汉。日军分3路入侵大冶县境,大肆烧杀奸掳,无恶不作。郑世顺同政委彭方正召开游击队负责人会议,决定由他带着两个小分队和几挺机关枪守在七里冲两边山坡上,阻击过境的日军。

太阳冒出山尖,日军摆成一纵长队,由坦克开路,后面跟着大炮队、机枪队、骑马队,从阳新三溪口,沿七里冲山沟向大冶刘仁八村、殷祖镇进发。郑世顺等人藏在密林中,太阳偏西,敌人后续部队慢慢地显得不那么神气了,有些稀稀拉拉的。郑世顺感到杀敌时候到了。

夜幕降临,他命令战士端起枪,瞄准敌人狠狠地打。一阵枪响,撂倒前头一排。敌人的阵队顿时慌乱。待敌人集中,准备向上进攻瞬间,郑世顺端起机枪,哒哒哒地射出一梭子弹,打得他们尸体横存,血流满地。当日本军官清醒过来,组织火力进行疯狂反扑,郑世顺已经带领游击队员一溜烟隐入深山密林中,无影无踪了。这一仗日军伤亡200人,是侵略者入大冶首次挫败。

借道成功后惨遭暗算

抗日初期,鄂阳大地区群雄并起,他们有的真心抗日,有的后来蜕变为占山为王的土顽。为了摆脱困境,能出山抗日,郑世顺找田维中谈判,使其让路,好带部队到江北去投奔新四军。

借道成功后,1939年1月5日夜晚,郑世顺举行野宴,招待归顺的抗日兄弟。不料,邓方金与鄂城马桥乡大土顽曹方阁早有预谋,率数百余名匪徒冲进哨口,包围了龙凤观,强迫游击队缴械。随后,假装归顺的一伙歹徒,蜂拥上前,将郑世顺、彭方正、王贤德等人捆住,然后进行审问。郑世顺破口大骂;你们是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匪徒,是中华民族的败类!你们将永远被钉在民族的耻辱柱上! 曹方阁被郑世顺等人怒斥得无地自容,凶相毕露地将手一挥:给我拖出去用枪崩了他!

一位抗日英雄就这样牺牲了。

祥生金麟府
摩擦试验机
白蚁防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