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棱镜门风波持续

时间:2019-08-23 19:30: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核心提示:另一项是电话记录监视项目,国家安全局利用每天收集的数以百万计的电话记录创建一个数据库,从中可以获知恐怖嫌疑人是否联系美国境内人员。

连日来,美国 棱镜 秘密情报监视项目在美各界及国际社会掀起轩然 ,此项目的泄密者、中央情报局前雇员爱德华 斯诺登的命运也为世人所关注。而在他一手导演的这起风波给国际社会带来巨大冲击后,对斯诺登本人而言,前方的路才刚刚开始。

连日来,美国 棱镜 秘密情报监视项目引发的风波愈演愈烈。

而 棱镜 项目的泄密者爱德华 斯诺登,从公众视野 消失 多日后,于6月17日再次 现身 。在其通过英国《卫报》网站平台回答全球网民提问时,明确否认与中国政府有联系,并称将继续公开更多涉及美国秘密情报项目的文件。他表示,即使自己最终 被捕或被杀 ,真相也会不断被揭开。

棱镜门 冲击波

201 年6月初,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先后曝光了美国两项秘密情报监视项目:一项为代号 棱镜 的互联网信息筛选项目,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经由这一项目直接从包括微软、谷歌、雅虎以及苹果在内的9家公司服务器收集信息,侦查可疑行为。

另一项是电话记录监视项目,国家安全局利用每天收集的数以百万计的电话记录创建一个数据库,从中可以获知恐怖嫌疑人是否联系美国境内人员。

秘密情报监视项目的曝光让世界哗然,政客的震怒与公众的震惊此起彼伏。泄密者究竟是何人?

而就在美国当局和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出面辟谣之际,此次秘密情报监视项目的泄密者爱德华 斯诺登通过英国《卫报》,主动公开了自己的身份。

爱德华 斯诺登,29岁的美国前中央情报局技术助理、现美国国家安全局外包商博思艾伦咨询公司雇员。

他承认,秘密资料是他交给媒体的。此举,使这一自小布什政府时期就实施、后被奥巴马政府 弘扬 的秘密情报监视计划,首次被大众所知悉。

美国的一些评论家把 棱镜门 视为奥巴马的 水门事件 ,而斯诺登却不愿做马克 费尔特般的匿名 深喉 ,他选择公开亮明身份,直面公众。

我没有想要隐匿自己的身份,因为我没有做错。我不畏惧,因为这是我自己作出的选择。 斯诺登表示,从他决定向公众披露绝密文件的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要公开自己的身份。

就公开 棱镜 项目的初衷,斯诺登坦承,奥巴马政府没有履行竞选承诺,在侵犯民众隐私方面 撒谎 ,这让他感到十分失望。 看到美国政府利用这种庞大的监视体系,来破坏隐私、网络自由和基本自由权利,让我的良心非常不安。 斯诺登表示, 不希望生活在一个一言一行均被记录的世界里 ,要 保护隐私与最基本的自由不受侵犯 。

我明白我将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遭到打击,但如果联邦政府用来统治世界的秘密法律、不平等的赦免以及不可抗拒的行政权力能被公开哪怕一瞬间,我都会很满足。 斯诺登并不害怕公开身份的后果,他继续解释: 我唯一的目的是想告诉公众,政府以他们的名义做了些什么,有哪些行为违背了公众的利益。

张扬 泄密者

与过去发生的类似事件不同,这起事件中,斯诺登无疑是一个个性张扬的 泄密者 。如他所言,他既非叛徒也非英雄,他只是一名美国公民,并且为自己是美国人而感到自豪。《纽约时报》曾这样评价斯诺登:年少轻狂、富有才华、胸怀大志。

斯诺登对计算机技术的痴迷始于高中时期,但他的高中学习并不顺利,在未修完全部课程的情况下,便退学了。从此,计算机技术成了他生活的重心。

200 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斯诺登报名加入美国陆军预备役特种部队的培训项目,为的是 通过斗争,帮助伊拉克人民从压迫之中拯救出来 。但他很快对此产生了质疑: 大多数来培训我们的人,似乎都在鼓励杀戮,而不是帮助别人。

在一次训练事故中,他摔破了双腿,此后退出了培训。

在那之后,斯诺登回到了家乡马里兰州。在那里,他得到了自己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第一份工作 国家安全局设在马里兰大学的一处秘密设施当保安。

虽然,斯诺登连高中文凭都没有,但凭着他对互联网的了解以及他在电脑编程方面的才华,斯诺登随后又被调到美国中央情报局,从事IT安全方面的工作。此后,他通过努力,终于成为数千名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计算机高手中的一员。

而真正让斯诺登有权限接触机密文件,是美国中情局把他派驻瑞士日内瓦之后。彼时,他负责维护电脑网络安全。也是在那个时候,他开始质疑自己所看到的事情的正当性。 大部分我在日内瓦的所见所闻,让我对美国政府职能及其在世界中的影响彻底幻灭了。 斯诺登说, 我意识到自己是这个政府的一部分,而它所做的事情,弊远远大于利。

信仰幻灭后,斯诺登离开了美国中情局,此后他被派驻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处海外设施,该设施位于日本的一个军事基地中。在那里,斯诺登看到奥巴马总统 推进了那些我本认为他会做出限制的政策 ,他为此感到非常失望。

而此时的斯诺登,在一个私人承包商那里工作,已经有了舒适并体面的生活。在这样舒适的生活中,他向媒体揭秘的决心依旧坚定。 我愿意牺牲所有的一切,因为看到美国政府利用这种庞大监视体系来破坏隐私、网络自由和基本自由权利,让我的良心非常不安。

孰轻孰重,何去何从

棱镜门 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而斯诺登主动站到台前,更为事件增添了戏剧性色彩。

对于斯诺登,《纽约客》的法律分析师杰弗里 图宾称: 他只不过是一个浮夸的自我陶醉者,他的所作所为应该被送进监狱。

而与此持相反观点的,美国前总统候选人罗恩 保罗则发表声明称: 我们应该感谢像爱德华 斯诺登这样的人,当他们发现自己服务的政府做出了不正义的事情时,可以勇敢地说出来,哪怕这会让自己处于危险当中。

那么,斯诺登究竟是叛国者,还是爱国者?

根据路透社的最新调查显示,在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其中 1%的被调查者认为斯诺登是爱国者,2 %的人认为他是叛国者,另外46%的人未表达意见。

在对斯诺登赞同与反对的不同声音背后,折射出的是一个让美国人民真正需要面对的尴尬议题,那就是在长期坚守的公民自由与日趋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之间,孰轻孰重。

尽管爱德华 斯诺登的信念十分坚定,但对于未来,他很迷茫。

据《南华早报》报道,身处舆论漩涡中的斯诺登,目前藏身在香港的一处 秘密地点 , 香港是一个允许言论自由、对政治异见人士友好的地方 ,同时他还相信香港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并愿意违抗美国命令的地区。

然而,斯诺登在最初抵达香港时,日子并不好过。 我的余生将会生活在恐怖当中,不管我的余生有多长。 他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不是虚言。斯诺登在饭店大多时候都躲在房间内,并且非常担心被刺探,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甚至出现些许妄想症状。

至于自己的未来,斯诺登并没有明确的概念,但是他很肯定不会主动回美国 自投罗网 。 我打算要求香港法庭和市民决定我的命运。 斯诺登声称对香港的法制很有信心。

至于寻求庇护的可能性,他希望能够去冰岛 这个拥有 互联网自由全球之冠 的美誉之地。而俄罗斯也有政客表示,如果斯诺登提出申请,可以考虑允许他避难。

依香港法律决定去留

作为 香港最知名的难民 ,斯诺登在香港藏身期间,两度向香港媒体爆料美国对中港两地的电脑系统进行大肆入侵。这加剧了香港民众对美国的不满,多个政党及团体均发起抗议,要求美国政府作出合理解释。而斯诺登是否会被引渡回美国,成为了争议焦点。

对此,香港前保安局局长、现任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指出: 根据香港与美国在1996年签署的《引渡条约》,双方均有权向对方提出,向对方境内犯案的人士进行引渡。如斯诺登最后被美国司法部立案起诉,需要引渡回国,但他仍然可以申请进行政治庇护。

与叶刘淑仪观点相似的,浙江大学儒商与东亚文明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元认为: 斯诺登的言行说明他有可能成为,为中国有关计算机系统遭受美国有计划、成规模入侵,提供原始证据与证言的重要证人。因此,香港应当迅速启动有关机构或者个人,可能遭受来自美国的网络安全入侵的司法调查程序,并授权裁定进入相应司法程序,给予斯诺登以证人地位的司法保护措施。

而在6月19日,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在出席立法会会议回答议员有关询问时表示,斯诺登事件非常复杂,希望公众理解特区政府不能披露或讨论个案细节的立场。同时他还强调,特区政府会严格按照香港的法律和程序处理斯诺登事件。

褥疮的护理
玉溪妇科研究院
泰安专治妇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