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记得跪下来道歉

时间:2020-02-15 19:31: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记得跪下来道歉

慕容季冷看到安争朝自己走过来,吓得嗷的一声叫出来,朝着袁生嘶哑着嗓子喊:“这个家伙叫安争,他是大羲的人,杀了不少上古仙族!”

“仙族

?”

安争哼了一声:“还真是给自己脸上贴金。”

“安争?没听说过。”

袁生一摆手:“我们青州宗的人开的拍卖场,从来都没有人敢闹事的。以前没有,将来也不能有。小子,看来你是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

“是一群畜牲。”

安争走过去,指了指慕容季冷:“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什么吗?看来你是真的想死了。”

慕容季冷连滚带爬的到了袁生身后,缩在那喊着:“主人,这个家伙曾经很多次和上古仙族作对,好几个高手就是死在他手里的。”

“哦?”

袁生冷笑:“那是以前了,以前有禁制我们的实力没办法展现出来,现在你再让他杀一个试试?”

他一摆手:“给我把这个人拿下,人头割了挂在城墙上,让大羲的这些贱民看看反抗是什么下场。仙族已经降临于此,哪个敢不服从?”

几个青州宗的弟子狞笑着走近安争,其中一个看着安争说道:“小子,你自己选择吧,是我们哥几个把你活着卸了,还是你自己了断然后我们再把你的尸体卸了呢?”

另外一个人笑道:“自从仙族降临这个时代,不服气的都已经被我们活剐了。年轻人有骨气不错,但是别不识时务。”

“你要是肯跪下来学几声狗叫,我们长老可能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也说不定呢。你看那个慕容季冷,做狗做的多开心,每天还有肉骨头吃。”

“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跪下不跪下?”

一个人伸手去抓安争的肩膀:“看来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他的手才搭在安争的肩膀上,砰地一声那条胳膊就碎掉了。好像在胳膊里装了好多炸药似的,突然之间就爆开。碎裂的骨头渣子子弹一样激射出去,把他旁边个青州宗弟子的脸上打的血肉模糊。有一块比较大的骨头从眼窝里打进去,又从后脑打了出来。

那弟子嗷的叫了一声,疼的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后面的人被吓了一跳,但仗着人多很快就又冲过来。

一个弟子一刀斩向安争的脖子,安争抬起手捏住钢刀,手指上一发力,那钢刀就寸寸断裂。刀片好像绞肉机一样飞旋出去,一秒钟不到就把这个弟子片成了一副骨头架子。

剩下的几个弟子看到安争的手段如此恐怖,吓得不敢靠前。

“我来吧,来你青州宗做客,盛情招待,我还没有谢谢你。”

那个站在袁生身边的姓高的老者从高台上跳下来:“看来这个时代也不都是废物,难得遇到一个可以练练手的。看着那些年轻人教训这些不识好歹的东西,老夫看的手脚也痒痒起来。自从我离开军营,至今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跟人动过手了,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他的脚下一点,身子骤然到了安争身前,那种速度堪比瞬移。就连袁生都没有看清楚,只看到一道残影过去,高姓老者的手已经掐住了安争的脖子。

“好身手!”

袁生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这些大羲的贱民就得给他们点教训,不然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地位。老老实实的做奴隶比什么不好,非要挣扎。”

他迈步从高台上下去,走了几步才发现不对劲。从他原来站着的地方看过去,是那高姓老者一把掐住了安争的脖子,可是走了几步之后角度有所改变,他才看清楚老者的手在距离安争咽喉大概一厘米远的地方停住了,他的手腕被安争抓着。

“从血脉上来说,这个时代人都算是你们的后人。”

安争脸色平静的看着那老者:“你们怎么下得去手?人不是牲口,不是奴隶,你们做这些事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的理直气壮?”

咔嚓一声,安争将那老者的手腕折断。他的手往前一推,老者的臂骨随即折断。骨头从肉里面刺出来,又噗的一声刺进老者的心口。在这一刻老者反应也算不错了,向后暴退,噗的一声将自己的胳膊硬生生的带的断落下去。

可是安争却如影随形,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一样的距离。

啪的一声,安争一个耳光抽在那老者的脸上。

“这么大年纪了,是非不分,善恶不明,该打。”

老者再退,可是安争依然保持着距离。

啪!

又一个耳光扇在老者的脸上,打的半边脸都爆开了。

“还记得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反抗仙宫的统治吗?就是因为仙宫的人残暴不仁。再看看你们现在的嘴脸,我才明白为什么紫萝仙帝要把你们隔绝开,并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你们,还因为他深知你们这些人是什么德行。让你们和仙宫那些人换个位置的话,你们也一样。”

啪!

第三个耳光抽过去,直接将那老者的脑袋打的在脖子上转了好几圈。然后脑袋往后一仰,挂在后背上似的,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安争一脚踹在那老者的小腹上,尸体被轰飞,在半空之中就爆开了。

下一秒,安争已经到了袁生面前:“青州宗是吧?是你们自己往我手里撞的。我希望你们看到的人传个消息出去,我第一个要灭的就是所谓的青州宗。把女人当货物卖,你们青州宗的人做这样的买卖,都该死。”

袁生一拳砸向安争的心口,安争闪身避开,拳风好像横着飞出去的龙卷一样,所过之处全部摧毁。那些还在围观的人来不及躲开,不少人直接被轰成了碎渣。

袁生没有什么功法,但是那重拳如炮,每一拳的威力都足够惊人。

“小子,你和青州宗作对,后果有多可怕你自己是不会知道的。”

“后果就是你得死在我前边。”

安争一拳和袁生对撞在一起,袁生的身子被震的向后退出去,两只脚在地面上擦着往后滑,停下来的时候脚面都已经在大地之下了。

他往外一拔脚的时候安争已经到了,一脚踩在他脚面上。啪的一声,那只脚直接被踩成了面片一样。紧跟着安争膝盖往前一撞,砰的撞在袁生的小腹上,袁生的身子向后摔倒,可是一只脚还被安争踩着。

倒下去的时候大腿就断了,骨头刺出来,上面还挂着肉丝。安争一伸手将大腿骨拽出来,然后猛的往下一戳!

噗!

大腿骨刺进了袁生的心脏之中,血液从骨头中间的孔洞里喷出来。袁生倒在地上,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在他看来大羲的修行者都太弱了,弱的根本不值一提。那些所谓的大家族大修行者,和他们上古来的人相比就好像蝼蚁一般。

可是此时此刻,他后悔了。不是后悔买卖女人,而是后悔自己没有逃走。

安争抬起脚往下一踩,直接将骨头全都踩进了袁生的心口里,骨头刺穿了身体又刺入了大地。他往回走了几步,忽然转身又回去,加速跑了几步一脚踢在袁生的脑袋上。那脑袋好像被飞的皮球一样打着转飞出去,轰的一声把远处的高台炸碎了。

慕容季冷连滚带爬的往后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安争追没追过来。他跑的气喘吁吁,感觉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跑了几十米后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安争还在远处站着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下,刚转过头来,砰地一声就撞在了一堵墙上似的,直接撞的头破血流。

明明安争还在他身后上百米外的地方,可是就在他一回头那么短的时间,安争竟然已经到了他身前。慕容季冷的脑袋撞在安争的胸口上,额头立刻就撞瘪了一块。

安争一伸手抓住慕容季冷的衣服把他甩出去:“你妹妹说的没错,你不配做她的哥哥,你也不配做个人。慕容家以前做的事没有一件值得我尊敬的地方,但是他们最后选择抗争而不是屈服让我很敬佩。”

慕容季冷的后背撞在墙壁上,直接将一座房子撞坍了。掉落下来的青砖把他掩埋,哎呦哎呦的叫声在砖堆下面传出来。

安争走过去,伸手从砖堆下面把慕容季冷拉出来:“上次我跟你说过,别作恶,作恶被我发现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懂个屁!”

慕容季冷满嘴是血,此时也已经没什么恐惧了,疯狂的喊着:“谁也不想死!谁都有活下来的权利?!凭什么,凭什么我就得和慕容家的那些白痴一样选择死战到底?我就想活下来有错吗?我活的容易吗?我给他们当狗,吃生骨头,就是不想死!”

“不该死的人死了,该死的人有什么道理活着。”

安争将一块青砖捡起来,照着慕容季冷的脸拍下去:“你选择活着没错,但你选择活着的方式错了。你不敢抵抗,不敢抗争,你可以逃走。找个深山老林藏起来,自己一个人活下去,没有人说你懦弱。但是你不该祸害自己的同胞,你自己当了够,还把自己的同胞当牲口?”

啪!啪!啪!

安争拿着青砖一下一下的拍下去,三四下之后慕容季冷的脑袋就被拍瘪了。但是安争没打算完,手里的青砖拍碎了就换一块,一下一下的拍着。连续拍碎了四五块坚硬的青砖,慕容季冷脖子以上已经被拍没了。安争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看着了一眼那血糊糊的尸体。

“下去见到你爹娘你的那些长辈和你的兄弟们,记得跪下来磕头道歉。”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