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梧桐冷月弯弯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28: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清晨,我去上班,路过小区中段时,见围了许多的人。楼口路边还拉扯着一条条长长的警戒线,看来是摊上大事了。我挤到警戒线近前,看到有两个男警察正忙碌着对一具赤裸裸的女尸进行勘察检验。在远处眺望扫描,着实瞅不清那位赤身裸体的尸首是谁家的小媳妇。只望到她那白胖的肢体与那两坨不堪入目的大屁股,令人好尴尬难堪呐!她就如此那般侧躺在那里,不羞不臊地被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翻来覆去的摆弄着。众多的人们七嘴八舌的唧唧喳喳,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把人弄的一头雾水,不知所以为然。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哭丧着脸对人们游说:“咦,恁看看,这老天爷咋弄哩,也不睁睁眼,俺这不中用的老东西还莫死哩,她年轻轻地却先走了一步。看来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准,黄泉路上莫老少哇。唉,这话咋说莱,前几天还瞅见她去市场买菜哩,路上可好,还给俺打过招呼哩。咦,恁说说,恁气净的一个小媳妇,一转眼,这说莫就莫了,多可怜,多心疼人呐。”  有个老汉操着甘肃口音道:“可不是么,瞭那模样确实年轻地很么,怪可惜地。年纪轻轻就想不开,咋怂回事呢么?莫法说,婆烦死咧。”  此时此刻,在我的脑海里与第六感觉中,她似乎应该和我不认识。管她呢,不就是死了个人嘛,没啥了不起的。在这年头,可以好不夸张的说,死个把人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稀罕事。前几年,在南山坡那里,一辆军车拉着满满一车炮弹不知因何突然引爆了,浑然间,“轰轰轰”连续不断的晴空霹雳,可谓是惊天动地,震乾坤,泣鬼神!顿时硝烟弥漫,浓烟滚滚。场面那个悲惨那个乱哦……  据不完全统计,吆……也不敢胡言乱语呢!不过,就拿近前那几辆长途大客车来说,每辆车上那么多的乘客……刹那间随着那阵阵劈雷,瞬间全部演变成了血肉模糊的肉片片,肉坨坨四野腾飞,飞向天空,又飞向九霄雲外!照此推算,周围的那几十辆车,无论如何,凡是近前的谁都没有例外,统统在劫难逃!车辆成了堆堆废铜烂铁,还有那遍布四处的尸体碎肉与冤魂。许多警察与工作人员们把我们这些路遇的壮汉子们全部强行拦截下来,之后给我们每个人颁发了一只大蛇皮口袋。一个高大肥壮的警官手里握着步话机,他嘶哑吼着命令我们每个人捡拾那些碎尸块,不捡够一蛇皮口袋碎软组织,谁也休想走的脱!斜眼瞅着那么多真枪荷弹的武警战士,那么威严的阵势……看来,还是随大流捡吧。更何况每捡拾一口袋还可以意外得到五块钱的奖赏报酬呢。路面上的碎尸块好捡些,屏蔽呼吸,迷缝双眼,用手或者树枝一阵子胡乱扒拉,唉,那物件不就翻滚着滑进口袋里来了么。然而,那些漂浮在水渠沟沟里面的那些大腿,那胳膊,那血肉模糊难以分辨的头颅……  常言道: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只可惜,那些冤死的人们估计当时连眨眼皮的功夫都没有,就身不由己的灵魂出窍,魂飞湮灭,如雲如雾般的缥缈至远,刹那间漂浮扩散,无影无踪。  中午时分,我媳妇来到我们警卫室,她苦拉着脸对我说:“你听说没有,对面那个小区里昨天晚上从楼房上面掉下来一个人,是跳楼摔死的。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么?当时警察走了之后,我们都到跟前看了,好像是那个罗飞雲。呜呜呜……”妻子说着情不自禁地抽泣起来。  我惊讶道:“喔!怪不得呢,早上我看到那具尸体时,第六感觉就好像有种不祥的预兆。难道真的会是她?唉,娘子,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事情,你听谁尽在那里瞎嚷嚷胡咧咧。前天下午她还和我们一起去市场买菜呢。去去去,快一边凉快去煞。到时候雲子知道了还不骂死你!还,还咒人家死呢,真是的。”我瞪着媳妇嘟囔着。  媳妇伤心地哭着说:“肯定是她,她的前胸好大,我好像感觉那个可能就是她。”  “喔,这么说,前几天听人风言风语说,有个女人被老公甩了,气成了神经病,尽然光着身子四处胡喊乱跑,喔吆,莫非真的是她呀。”我如梦初醒,急忙对妻子说:“你在这里哭什么,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咱们家里死了人。再别哭了,等会儿我找个人来替替我,我过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雲子。”  媳妇依旧抽泣道:“小罗太可怜了,目前还一丝不挂地躺在那里,很多人都围着看热闹,多丢人啊。”她善意的对我:“你快去找个人代你值会班,快去看看她呀。”  我朝着窗户外面四处张望,喃喃道:“唉,吾扎提今天怎么了,平时忙完了政教处的工作早就溜达着过来了,今天……”此时此刻,我瞧见李主任手拿着一卷文件朝着我们警务室这边走来。我对妻子兴高采烈道:“哈哈,这下有救了,李主任来了。唉,他这个人严肃呆板的很,六亲不认的。警务室里面根本就不让任何闲人进来胡诌八咧的。没事你就先回家去吧,等会儿我自然会把雲子的事情办妥。等办好了我就打电话给你汇报一下,这总行了吧,大当家的。”  “切,死鬼。”媳妇冲着我哭笑不得地走了。李主任进来后对我说:“唉,王明民,麻烦你现在到团里去一趟,替我把这份综合治理方案送到团治安科,交给冯科长就行了。嘿嘿,昨天我们去三坪农场比赛篮球,嗨吆,你不知道,他们那帮子怂货太能跑了唉。把我们累的屁淌也撵不上,哈哈哈……可把我们累惨了。你替我辛苦一趟吧,我在这里替你值会班,顺便也好伸伸懒腰。咋样王明民,没啥意见吧?”  “看你大主任这话见外地,那算什么。我正憋的慌,想到院子里面去巡逻一圈散散心呢。好吧,你累了,那就躺会儿吧,我可能得半个多小时才能够回来,如果外面没有啥事情的话你还可以睡上一会儿。”我接过来材料。  李主任嘿嘿笑道:“尽说胡话,值班期间哪能睡觉呢。嘿嘿,你去吧,我坐着休息一会儿。”记得李主任刚刚上任那一天在首次全体仪会上,他的开场白是:“我这个人呢,平时不喜欢口蜜腹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今后谁都不要跟我套近乎,只要诚心诚意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就行了。这次学校里面强迫让我来当这个后勤主任,直白了说算我倒霉,也算你们命苦。我可是一个黑脸铁包公,铁面无私,六亲不认。谁要是不好好工作,偷奸耍滑,胡戳六弄的话,那你可能就死定了。我的个计划,争取在这半年之内要把我们后勤的工作来个大转变改观。首先,我要开掉两个工作态度差的人,不好好干活是吧,那就让他回家哄孩子去!”后来,他果真如猛张飞,手提狼牙大棒,左突右杀,前戳后攮的!仅仅半个月,全体后勤人员多数均被他撸巴拾捣了。我也在劫难逃,那天早晨,他冲着我吼:“唉!王明民,你的眼睛瞎了吗,那个女孩连校裤都没有穿,你就把她放进去了。”  我眼睛一翻轻描淡写道:“咋了,那小女孩本来就是本校的学生嘛,就是不穿校服,对学校也产生不了什么威胁。你刚才不是说今天不上课,报到收费期间可以灵活一些,穿一件校服也可以进来嘛。怎么话音未落,你就变卦了呢,好没道理。”  他如吃了枪药似的吼道:“刚才是刚才,现在就不行,我看你的眼睛就是出气的!”  我顿时怒发冲冠,吼道:“唉!你说谁的眼睛是出气的,把你个酸不溜秋尽唱高调的玩意,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可别忘了你是后勤主任唉,吴校长比你的官大的多,也没有像你这般处理事情的。刚才你看她不顺眼,你咋不管呢?还急吼吼的倒转回来拿我的不是。嗨吆,就会瞎炸呼,刚才你说谁的眼睛是出气的,有种你再敢骂一句试试!”我咬牙道。  “嗨吆,王明民,你老道的很啵?工作嘛,起码得对的起自己的工资吧,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后来,在多人的劝阻之下才不了了之。  后来有一次,三个社会青年窜进我们学校院子里面找学生打架。我跑过去怒火冲天地吼着硬是把他们三个社会混混轰出了校园。于此同时,李主任也闻讯赶了来。那个号称地头蛇的王海龙冲着我瞪眼嘟嘟囔囔,看来他十分的不悦。我用手指着他质问:“唉,泡仔,你他妈的嘟嘟囔囔的在骂谁呢,我可把话撩到这儿,可能别人怕你,爷们儿看你球都不算。滚,滚远点,少他娘的在我们校门口耍横。”  据说他刚从号子里面放出来不久,他的名声恶着呢。他抬头望着我,咬牙切齿道:“你逼夹,悄悄!”  我顿时头脑膨胀,扑将过去朝着他的面部就是几皮锤。瞬间,他的鼻子出血了。另外两个烫着卷毛发的混混同时也蠢蠢欲动,我手指着他们吼:“唉!小逼开的,长哈球的来,一起来,看老子今天咋么家拾捣你们!”不成想,此刻李主任却从我背后一把搂紧了我。我侧头冲着他咆哮道:“起开,再不起开当心连你一并收拾!”  李主任对着我的耳朵喷着热气耳语道:“王明民,你冷静点儿好不好,他们人多,万一打起来你要吃大亏的。”  我默默无语,两胳膊肘把他捣开,接着如疯狗恶狼般的冲到王海龙近前,使出我浑身的解数绝招,朝着他先发制人,狠狠的一顿拳脚。没想到那厮却是空有其表,不几回合,他就如见了魔鬼般的撒腿就逃。我也见好就收,不追不撵,不管不顾了。紧接着,吴校长闻讯也带领一群治安员跑了来,吴校长手握手机边拨打报警电话边急吼吼着问我们:“刚才是哪几个小流氓在此寻衅滋事?”  我不管不顾,手指着李主任道:“吴校长,刚才我和他们对打,他硬抱紧我不放……”  “我,我怕王明民势单力薄,他们人多,打不过要吃亏……”李主任喏喏着。  吴校长斜他一眼喝斥:“怕吃亏,那你是干什么吃的?”  “我……”李主任无言以对。  郭书记吼着:“报警报警,啰嗦什么。”  “电话我已经打了,可能快来了吧。”吴校长说。不一会,警车飞弛而至,紧接着,王海龙和那两个卷毛便被我们带到了派出所。没有料到,那个看似并不怎么样的赖小子,却是派出所苦苦通辑的重罪犯。他们一伙无恶不做,盗窃,抢劫,把女学生勾引诱骗到其出租房内,强奸,轮奸,然后再强迫那几个女孩去卖淫接客为他们挣钱。有女孩不从,便被拉回去一顿拳打脚踢。那女孩被逼无奈,尽然从二楼上跳了下来,腿顿时就摔断了……后来,王海龙被判了无期,其余同伙一个不剩,包括我们学校里面三个高中生,也通通被判了三到十六年不等的刑。  不久,我鸿运当头。学校领导一致认为我有胆有识有魄力,通过校委会和职代会举手表决,一致通过,我被破格提升为治安科保卫干事。于之相反,李主任就厄运当头了。不知道是谁跑到团里面告了他一状,奏了他一本。随之,团党委一个电话把他吼了去。后来听小道消息说,团党委让他三天之内回答三个问题,如若回答不好或者是态度不端正的话,那么就立马打铺盖卷走人。个问题是:为什么不把群众当人看?二是无事生非,制造矛盾,影响团结与和睦。三是准备下两个人的岗,是谁给你的那个权力?  那段时间里,李主任犹如霜打的茄子,又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整天闷闷不乐,无精打采。我蓄意问:“李主任,这几天你怎么了?洋洋干干的,精神面貌大不如从前呃。是不是得病了,还是晚上打牌输了钱?”  “唉,王明民,你就揣着明白说胡话吧,这几天……你们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我可是惹不起呐。”李主任哭笑不得道。  “喔,哈哈哈……是嘛?其实,人人都在忙工作,要养家糊口,谁还有哪闲淡功夫去瞎扯淡。再者说那无事生非能够当饭吃么?你看那个郭书记,活着的时候尽整人,后来死了都没有人去抬,还得靠组织硬摊派人把他抬到火葬场去烧他个老狗日的,哈哈哈……”  “喔,看来把你派去了?”他盯着我。  “哦,那天我是打算去来着,可是当时突犯了头疼病,还拉肚子,腿肚子还转筋,结果没有去成,嘿嘿。”我一脸的坏笑。  周末,李主任把我们几个班长通通吼上,他做东,到那个比较出名的西山渔村去吃饭。何君咧着大蛤蟆嘴哈哈偷笑道:“唉,李主任这次好像是缴械投降了哎,哈哈哈……”  小陆冷笑道:“切!人家请你客呢,少那么多的皮淡话,那么难听。比较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联络联络感情,沟通沟通干群之间的关系,我说的没错吧?”他微笑着望着我们。  “喔,就是的唉。还是我们的陆大班长能说会道哈,这马屁拍的唉,震山响。”我拍着陆班长的肩膀道。  “哈哈哈,就是呃,怪不得小陆每年都被评成先进呢,还是说话的水品问题,哈哈哈。”大美女小代捂着嘴巴嗤笑着。  巴格达提操着生硬的汉话说:“就是就是,溜沟子嘛,学问高的很,不好学。”  席间,李主任端着酒杯站起来笑迷使脸道:“来来来,今天不为啥,大家高兴哈。这杯酒呢,算是我次敬你们大家的,咱们啥话也别说了,话在酒里,酒含话中。来来来,大家交个朋友,先走一个。”  大伙都端着酒杯站着,小代嘻哈笑道:“李主任今天怎么了,没必要这么客气,都是自己人嘛。再者说,你以前那种管理模式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没有规律,又何成方圆呢?”  后来,有人一语道破天机,我们后勤确实有老道人。那个漂亮的大美女,她可是党委马书记的常期舞伴呢。惹了她,李主任还能有好果子吃吗?没有让他立马死悄悄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共 1813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早期癫痫治疗的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资讯 微信小程序简单开发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