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传奇小说毁灭之若尘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48: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上)  阿雯离婚了。  她被丈夫阿东逼着离婚了,她们的小宝宝生下来才半岁。刚好到了法律上规定孕妇与哺育期不可离婚的时间,他们的孩子半岁了,就代表丈夫可以提出离婚的请求了。  阿雯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及对面狠心的丈夫,痛心疾首,她知道,阿东急于与她离婚,是因为他更急于与另一个女人结婚。结婚三年了,丈夫在外头不知道与多少个女人有关系。    刚开始是偷偷摸摸,阿雯察觉后,痛苦之极。但她是聪明的,没有大吵大闹,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她还如往昔般温柔待他,用贤淑待他,她想,他该回头了吧?    可是,她的丈夫已是颗沙粒,他已被狂风卷入空中,收不住脚,岂是阿雯一个弱女子能拉得住?丈夫变本加厉,竟公然搂着女人的腰从她眼前走过,轻描淡写的向她提出离婚。阿雯心碎不已,无计可施。    她想到用孩子来拴住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丈夫该止住了吧?她偷偷丢掉了避孕药,如愿的怀上了宝宝。如此一来,丈夫便暂时不能与她离婚了,阿雯想,有了一年多的时间,她还有机会使阿东回心转意。    哪料事与愿违,丈夫竟辱骂她,说:“你真是个傻子,想用儿子捆住我吗?别蠢了,去把孩子打掉吧,免得离婚后你又多了一个负担。”  阿雯听到这些禽兽不如的话语,差点气得晕倒,她偏不信,下定决心要把孩子生下来,就不信他连亲儿子也不要?  阿雯生了儿子后,阿东竟对儿子不屑一顾,依旧我行我素,他只等儿子半岁后,便要与阿雯离婚。阿雯心痛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孩儿子,不想他在残缺的家庭里长大,故坚决不同意离婚。  阿东竟厚颜无耻:“你不离婚,无所谓,以后我天天带女人回家,看你脸往哪搁?”    阿雯肝胆具裂,看着丈夫的嘴脸,突然发现是如此的丑陋,藏在那丑陋的嘴脸后面的五脏六肺都阴暗无光,简直无耻之极。阿雯颤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黑夜里,阿雯将熟睡的孩子放在一旁,她抱膝坐在床上。隔壁是阿东与女人的欢笑声,这一切让阿雯心生怨恨。阿雯憎恨那个侮辱她三年的臭男人,他居然一直没把她放在眼里,他从来没当她存在过,她恨,恨,恨,恨……    阿雯正在思绪着,眼前白光一闪,白光里赫然站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穿著淡蓝色的丝绸长裙,清新如一朵粉荷。  阿雯吓了一大跳:“你是谁?你从哪里进来的?”  女孩笑面如花,吐字如兰:“确切来说,我不是人。”  “是鬼?”  “我也不是鬼。”  “天啦,我在做梦?”阿雯自言自语道。  “不,你没有做梦,我真真实实的存在,我叫若尘。”  “你……”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撞见了什幺?阿雯只敢想却不言明。  “暂不告诉你,等你我达成协议后,你不问也自知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来帮助你的。”  “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阿雯吓得牙齿瞌得直响。  “你不是对隔壁那个叫阿东的男人恨之入骨吗?”女子飘浮到阿雯的面前问到。    “你,你怎么知道?”阿雯却怯声声的回答。  “因为我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瞧,他们当着你的面,笑得多开心啊,叫得多浪啊,你听,你听……”女子眉眼瞧着阿雯。  阿雯心头一痛,隔壁正传来那对狗男女的浪叫声。恨,恨,恨,无尽的恨……    女子似看穿阿雯的心里,再火上醮油,道:“他们是故意让你听到,要看到你痛苦,他们把你的自尊踩到18层地狱里去了,要你永远抬不起头来,让你精神崩溃而死,难道你还要容忍他吗?”     女子一字一顿,清清晰晰,一字一句,重重敲击在阿雯的心尖上。  阿雯的伤口被一层层的剥离开来,痛彻心扉,她大叫:“不,我恨他,我要他死……”  “我就是要你说这句话,因为只有我才能帮你。”  “你能帮我?”阿雯似信非信。    “嗯,我可以让他们尝到你此刻的痛苦,直到他们的肝肠寸断。”女子娇若春花,嘴里吐出的却是轻描淡写,在阿雯听来,却是冷到骨髓里去了。  “不过,你要付出代价。”女子双眸如电,直射向阿雯补充道。  那目光令阿雯打了个阿寒战,她害怕的问道:“什么代价?”  “短寿20年。”  阿雯一惊,本能的想要拒绝,但一想到阿东给他的痛苦,折寿又算得了什么,她狠了狠心,说:“好!”    若尘纤手在空中一摘,手里多了一张滑如羊脂的纸,上面写着字,原来是一份合同,她拿给阿雯,又从空中轻摘下印台,要她按上手印。  阿雯看完,双眼生痛,她看了看若尘,又看了看身边的孩子,颤抖着手,按了下去。    若尘娇笑几声,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说完消失于空气中。  “仇与恨的化身……”阿雯喃喃道。  “明天晚上8点,你到方华咖啡厅,我请你看出好戏。”空中飘荡着若尘的声音。    (下)  是夜,阿雯辗转反侧睡不着,从签离婚协议书到那个叫若尘的女子,她好像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她有些害怕,有些后悔,隐隐约约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丢了?那是什么呢?不得而知。  明天,真的要去吗?  第二天,阿雯犹豫着,还是走进了咖啡厅。便见阿东与那叫小巧的女子坐在钢琴的侧旁,正甜如蜜,粘如膝,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  阿雯一阵心痛,于阿东的绝情绝义。    尔后,又一阵心惊,若尘昨天就知道他们今日此时会在这?她在附近?阿雯四处张望,却未见任何貌似若尘的美貌小巧。  正要落坐,右侧一道柔和的光飘了过来,阿雯一看,吓得要大叫,原来正是那貌美如花的若尘,纤手捂住阿雯就要出口的大叫声。  若尘对阿雯一笑,说:“别怕,你只坐着喝你的咖啡就行了,记住,不要让他们看到你了。”    阿雯颤抖着坐在钢琴另一侧,钢琴及琴师刚好挡住阿东与那小巧的视线,使他们看不到阿雯。  若尘巧笑倩兮的走到一张空台坐下,奇怪的是,偌大一个咖啡厅,那么多人竟似未看到她一样,连服务生也没过来招呼她,难道大家都看不见她?那为何自已又能看见呢?怪事。    不一会儿,只见与阿东同坐的小巧起身走向洗手间,若尘尾随她而去。  到了洗手间,那小巧在镜前补妆,若尘过去,站在她旁边,笑意盈盈,说:“我比你美。”    小巧有些恼羞成怒,道:“你什么意思?”  “你很俗气,而我脱俗。”若尘娇笑。  “你……无聊。”小巧气得鼻子冒烟,她一向以貌美自恃,阿东当初也是先着迷于自己的貌美的。此刻居然跑出一个女子如此侮辱她,虽然她确实美过自己千倍百倍,但自己同样不能低头于她,哪怕事实就是如此。    “知道我为何如此美貌吗?”若尘笑着那小巧。  “为何?”小巧还真好奇。女人与爱美是离不开的。  “我当事人心中的恨越深,仇视越深,我便愈美,愈年轻。”  “不明白你说什么?”  “你会明白的。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你的阿东不爱你。”    “你怎么知道有阿东?”小巧惊道。  “查到的啊,因为我要把他从你身边抢过来,你信不?他已经爱上了我。”  “你无耻。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阿东是真的爱我的。”小巧气得发抖。  “你不信?我证明给你看。待他爱上我,我便甩了他。”若尘仍是笑意盈盈,只是眼神里多了杀气。  “你这个女人,你无耻。你到底是谁?”    “我是阿雯的天使,是你的魔鬼。”若尘冷笑一声,走出洗手间。  若尘眼中的锐利不禁令小巧打了个寒颤。她赶紧尾随若尘走了出去。  只见若尘已坐在阿东的桌上。她走过去,正要赶若尘走,若尘已早她一步,指着小巧问阿东说:“这位是?”    “哦,她是我的朋友。”阿东目不转睛的盯着若尘,头也不抬的介绍道。  小巧气急,说:“阿东,我是你的女朋友,甚至未婚妻。”  若尘故做不悦的看着阿东,娇怨说:“原来你骗我,你还说你没有女朋友?”    “没,我没骗你,她真的只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女朋友。”阿东连忙否认。  小巧气得发抖,道:“阿东,这个女的不是好人,不,她不是人,她是鬼。”  若尘只对着阿东撒娇,道:“东,你的朋友说我不是人,难道我很丑吗?东,我不依嘛……”那娇怨声听得阿东骨头都要酥软了。  阿东气了,转过头教训小巧:“小巧,你怎么能这样诽谤人家?你是不是嫉妒她长得比你漂亮?”    小巧气晕,道:“阿东,你不要被她的美色迷住了,她真的不是人。”  “哈哈,男人爱美女天经地义,当初我爱上你,不也是先迷上你的美色么?你若不美,我会爱上你?而现在有一个比你更美的人儿在我眼前,你认为我会为了你而放弃她吗?”阿东直接坦白,更是将小巧气得发抖。  若尘更添油加醋一番,说:“东,她又骂我不是人?难道我长得美貌也是错吗?东,我委屈嘛。”声音娇滴滴,早已将阿东魂儿钩走。    阿东冲小巧道:“小巧,要么,你就坐下与我们一起吃饭,要么,你就去别的台上。”  “你,你,阿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小巧未曾想到,原来阿东竟真是一个无耻之徒,更是色中恶狼。她气愤不已,她看了看若尘,若尘笑嘻嘻的向她眨了眨眼,眼中有着讥笑。    小巧正是气急败坏,她拿起一杯水,往若尘身上倒去,瞬间若尘的衣服全湿了。若尘故意大叫一声。  阿东气极,起身给了小巧一个重重的耳光。  小巧当即痛得落下泪来。  若尘温柔的劝慰阿东,要他不要生气,去帮她拿条毛巾来擦一下就好了。    待阿东走开,若尘又巧笑倩兮了,说:“小巧,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你这个蠢女人,竟然还爱上这种衣冠禽兽。你早该想到有这一日,从他背叛阿雯的那一天起,你就该想到,有一天他会像背叛阿雯一样的背叛你,唾弃你,如甩掉一件旧衣服一样甩掉你,不同的是,你要付出的代价比阿雯要大,你要付出抢别人幸福的代价。你这个蠢女人。”    小巧心中大痛,若尘的话似一把刀,笔直插进她的心脏,中个正着。自己的心似被虚荣弄得面目全非,这番话,将她刺醒了吗?她悔了吗?她悟了吗?  难道真如故事里所说,爱情是上天给的?它愿意给才会真正的幸福?抢来的真是不堪一击?她心痛之极。    阿东拿了干毛巾回来了,若尘即刻又变得温柔优雅了。她挽了阿东的手,说:“阿东,我们先回去换衣服吧。”  那阿东正是求之不得,眉开眼笑。他转头狠狠盯小巧一眼,说:“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若尘看了小巧一眼,那眼神里闪着蓝幽幽的光,小巧如遭电击,浑身一颤。脚步不由自主的跟着若尘与阿东走了出去。    若尘与阿东走过阿雯的台前,若尘悄然附身,道:“跟着出来。”  阿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震撼不已。同时,又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外面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  若尘回过头对着两个尾随的女子笑道:“站着不要动,请你们看戏。”又转头对阿东甜甜一笑,说:“你先去叫车,我在这等着你。”    阿东看着她傻笑几声,向着马路中央走去。小巧与阿雯不禁同时大叫:“车……”    阿东似着了魔,听而不闻,笔直走向路面。  有一辆车急驶过来,急忙打闪光灯及按喇叭。阿东被刺眼的闪光灯射醒,怎奈命该绝矣,来不及躲避,车子在他身上狠扎而过……  不知他想的是什么呢?  马路中央留下满目血腥……  若尘看着那堆血肉模糊的东西,冷笑数声,飘然而去……  小巧与阿雯目瞪口呆,吓得说不出来。  小巧看向阿雯,只见阿雯似乎苍老了二十岁,刚才还是30的样子,现在已是满脸皱纹,头发亦有花白了。  她大笑起来,既而狂笑起来,泪若雨下。  她狂笑着跑了,嘴里不断重复一句话:“有鬼,有鬼……”     共 43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附睾炎能够吃橘子吗
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