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诸夏之地 章 你不嫁 我不娶

时间:2019-10-12 23:37: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诸夏之地 章 你不嫁 我不娶

下午四diǎn,阳光淡淡昏黄如老旧的报纸,一对人影在安平桥上若隐若现,二者男子身材修长,五官分明,略显清秀,女子削肩细腰,长挑身材,男女皆有一双清澈眼睛,令人艳羡不易。

“曦曦”食指轻按姬子凡的上唇,不等姬子凡説完,姜若曦道:“子凡,你不用再説了,我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嘛。”

看着姜若曦被微风轻拂而扬起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

,淡淡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有些哀伤,有些甜蜜,姬子凡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出生在一个连农民都不如的名民工家庭,无房无地,母亲贫血体弱,早些年还好,父亲年富力强,父亲从没有让他感到生活的不易,在贫困家庭过着富足生活的姬子凡,成熟的格外的晚,也显得犹疑懦弱。

xiǎo学姬子凡活在梦里,每天做梦让他都有些分不清现实,中学升高中,由于不是本地户口,不能上重diǎn高中,终姬子凡没有交特例费,上了一所普通高中;高中升大学,专业调剂到资源勘查,这个冷门的地质专业,姬子凡再一次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没有复读。

在一次又一次的“被”人生抉择之后的姬子凡,大学毕业后,生活的艰难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姬子凡岁虽自问有能力,但却没有挣钱的能力,有些让人讽刺,这也又能如何,而家庭的支柱:父亲,里嘶哑的声音,额头脸颊上布满的沟壑,离家打工越发佝偻了的背影,父亲,已经老了

而姜若曦,是姬子凡的初中同学,之后又上了同一所高中,也许这是姬子凡没有上重diǎn的回报,并没有门当户对,亦或是兴趣相投,只是互相喜欢对方的眼神,姬子凡和姜若曦走在了一起,一直走在一起,走在了这安平桥上。

“子凡,你在想什么?”姜若曦停下脚步,踮起脚尖,好奇的问道。

看着若曦的纯真眼睛,一股幸福的暖流,从胸膛涌出,轻搂若曦的柳腰,深深亲吻着她的额头,姬子凡觉得终于觉得自己的人生仍有阳光。

姜若曦看见姬子凡有些走神,出言询问,没想到姬子凡突然搂住她,有些不知所措,片刻后,又感到莫名的安宁。子凡终于下定决心了,姜若曦如是想到。

姜若曦出生在中产家庭,还算富足,她的父母希望她嫁一个有钱一diǎn人家,至少不是姬子凡这样的,这也是人之常情,但错就错在姜若曦深深喜欢着姬子凡,姬子凡性格的懦弱犹疑,也让姜若曦对姬子凡的的爱的更多,承受的更多,姬子凡的拥吻,让若曦次觉得姬子凡的坚定,心里感到一阵轻松。

“子凡,给我讲讲你xiǎo时候的事吧。”若曦依偎在子凡的胸膛,坐在桥上的石阶上。

“恩”子凡轻应一声,“在我上学之前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了,上xiǎo学的时候,我得了怪病,我和你説过的。”

见若曦diǎn了diǎn头,子凡继续道“我从六岁开始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梦,在梦里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有些像我们现在世界的古代,又有大大的不同,在那里,家族兴盛,我在的盘山镇纪家,在镇上算是有些名望的家族,不过我记得盘山镇也只是一个叫做大秦王朝的xiǎo镇,再加上那时候我还太xiǎo,对外界了解的也不多。”

“你以前不是説那个世界,有法力,有法术吗"若曦像是一只好奇的xiǎo猫,问道。

轻抚着若曦的秀发子凡继续説道:“法力在那里可不叫法力,法术,而是叫做灵力,灵术,据説还有些説法但没人知道到底为什么,也许也只是习惯罢了。”

见若曦听得津津有味,子凡继续道:“我所在的纪家中,我的父亲纪峥虽出身旁系,但年少出外游历有些奇遇,自身境界以达望族三境中的第二境结印境大灵师。”虽然只是在梦境中的父亲,但姬子凡还是略微有些自得。

“大灵师,那,那你呢”若曦揶揄道。

“我从六岁就开始梦到的那个世界,在那里,我也是六岁,直到我十二岁生日那天,再没有梦到那个世界为止,我已经是寒门三境中的第二境纳灵境”姬子凡道。

“哎呀,什么寒门,望族,纳灵的,我都听不懂,説清楚diǎn,説清楚diǎn”若曦摇着子凡的胳膊。

为了满足若曦这个好奇丫头,姬子凡解释説:“我知道的也只是寒门三境和之后的望族三境,毕竟我那时才十二岁,寒门三境之所以叫寒门三境,就是指在没有特殊机遇下,大多数寒门子弟仅靠自己修炼所能达到的三个境界:洗髓境,纳灵境,唤血境”。

顿了顿,姬子凡继续道“同样望族三境,是望族的标准,分别是蕴灵境,结印境,御灵境,而望族为了招考有潜力的寒门子弟,又把寒门三境统称为灵徒,望门三境称为蕴灵师,结印大灵师,御灵师,意在以灵师为灵徒之师,淡化寒门心中对族的门第隔阂,增加招揽的寒门自己对望族的忠诚于归属感。”

“另外因为灵力境界的差距,从洗髓境到御灵师六境每境分一到九品,例如我十二岁那年是五品纳灵境,我的父亲则好想是二品结印大灵师,时间太久有些记不得了”姬子凡颇有些不好意思。

若曦听了子凡的解释,两只眼睛闪闪发亮“太神奇了,我要是也能去那个世界就好了”听起来神秘的世界的确令人向往。

姬子凡diǎn了diǎn若曦的脑袋道“你呀,就会瞎想,且不説这本来就是假的,就算是真的,据我所知家族之中女人是没有地位的,也没有高境界女系成员存在”。

“哼,那就是你孤陋寡闻,你们家族没有,不代表别处没有”若曦憋着嘴,轻咬着牙恨恨説道。

“好,好,我们曦曦説的都对”子凡无奈一笑,不与若曦争辩,也许事实即是如此,即使不是如此也无所谓,只要若曦高兴就好,看着若曦的眼睛,子凡想到。

“给你看样东西”犹疑片刻,姬子凡握了握拳头又松开,从背包内取出一本好似羊皮纸一样的线状书籍递给若曦。

若曦从子凡手中接过羊皮书籍,又看了看子凡,迟疑道“这就是你在里説的,能让我妈让我嫁给你的聘礼?不会是你用来骗我老妈的,这东西除了旧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啊,还是扔了算了”若曦嘴角微翘揶揄到。

姬子凡是不会骗若曦的,若曦清楚,姬子凡自己也很清楚,所以若曦逗弄姬子凡的xiǎo动作没能瞒得过他,姬子凡也不説破,装作满不在乎的把若曦手中的羊皮书籍水中“那就扔掉算了”。

“哎,我开玩笑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看到若曦急的跳脚,就要跳入水中,子凡心里一阵愧疚,一把把若曦楼字啊怀里“没事,看,我就扔在浅水处,我只是逗逗你,哪知你这么当真,而且这本书也你想的那么重要”。

姜若曦抬起头,却是不在看水里的羊皮书籍,只是定定的看着姬子凡的眼睛,眉目带愁,真真道“我才不管那羊皮书籍是什么,只要你能娶我”,在若曦的眼中没有丝毫羞涩,有的只是坚定。

这简简单单一句话犹如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姬子凡的胸膛,让姬子凡内心一阵感动,欣喜,还有羞愧和自责。难道我就这么没有担当吗,每次都是若曦主动示爱,不,从今以后姬子凡不会再让若曦自己一个人承担。

“曦曦,我不会辜负你的”看着姜若曦的眼睛姬子凡从没有如此坚定,一字一顿的道“你不嫁,我不娶,这就是我对你的承诺"。

甜蜜总是短暂,但间隔可能是一秒,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一辈子

“啊”若曦轻呼一声从姬子凡怀中蹦起来,“羊皮书还在水里那”。

看见若曦如此摸样,姬子凡娓娓道“那其实不是羊皮,到底是什么皮做的,我也不知道”尴尬的摸了摸鼻梁,“这东西是我从我爷爷那弄来的,据我爷爷説他以前还找人去鉴定过,只是得出不是常见的动物皮,却又异常结实,但又因为没有字,因而没有多大价值的结论”。

“前天下午我拿到这本书的时候发现里面夹着一枚邮票,我爷爷説这是他xiǎo时候从我太爷爷那偷来的,前不久才茅草屋的角落里找到,我看它虽有些破损,但应该还值些钱,就上查了一下,结果吓了一跳,这枚邮票值好几百万那,我拿来这本羊皮书也只不过是想告诉你,我是怎么发现那张邮票的”説到这,姬子凡声音明显有些压低,生怕有人听见。

看见姜若曦瞪大眼睛,捂着嘴巴,姬子凡心想,若曦还好,自己当时直接吓傻了,马上车找了一个现在拍卖行做鉴定师的铁哥们看了一下,结果他看完,马上带我去拍卖行,反复鉴定后,就要买下它,姬子凡捡到这个天大馅饼,也没过多犹豫,就签下合同,五百多万今天应该就到账了。

“叮”姬子凡拿起打开短信,看了看,兴奋地握紧了拳头使劲挥了挥,心想,父亲总算不用那么操劳了。

“若曦,你快看,你快看”姬子凡的兴奋并没有得到若曦的回应,当姬子凡看到若曦惊恐的表情,才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天上乌云骤现,如磨盘旋转,不见降雨,只见狂风,不闻雷鸣,只见电闪,安平桥上却是无风无闪。

“子凡,你快看水里”闻言,姬子凡又望向水中,此时江中,白浪翻滚,水波旋转与乌云如出一辙,这江水明明不大,此时却给人一种深不见底,汹涌无比的震撼。

姬子凡目光一凝,发现漩涡旋转犹似龙影,却只有一直而短的独角其尾光秃如蛇,像是传説中的蛟龙,在漩涡的中心,悬有一物,正是“羊皮书籍”,只见此时的“羊皮书籍”不知何时到了江水中央,凭空浮于水上,笼罩着一层微弱土黄色光芒,隐隐有一股苍茫的气息流露。

“吼”只一声龙吟声,漩涡之中龙影越发凝实,就要越水而出

“曦曦,快跑”不待若曦反应,姬子凡拉着发愣的若曦,就要沿着桥往河岸的方向跑去,只见“羊皮书籍”上的黄光瞬闪,姬子凡和姜若曦已然消失,龙吟声也随之不见,乌云狂风电闪更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当晚,福建东南卫视卫视报道“今日下午四diǎn三十分,安平桥附近出现神秘气象,神秘气象出现的原因尚未查清,同一时间,于桥上游玩的一对情侣神秘失踪,我们已联系其家人,并继续关注该事件”

吉林白癜风好的医院
松原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鞍山整形美容费用
吉林白癜风医院
松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张家界妇科医院 大庆性病医院 衡阳性病医院 聊城性病医院 雅安性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防城港白癜风医院 丽水白癜风医院 六安白癜风医院 苏州白癜风医院 宣城白癜风医院 盐城牛皮癣医院 宜宾牛皮癣医院 昌都有哪些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医院 阿里有哪些医院 固原有哪些医院 澳门有哪些医院 北京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北京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北京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北京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上海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广东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广东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广东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广东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法四医院 山东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山东有哪些产科医院 山东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浙江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浙江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妇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骨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新疆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产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广州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十堰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十堰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十堰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十堰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宜昌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鄂州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焦作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内江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眉山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眉山有哪些房缺医院 宜宾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宜宾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广安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达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巴中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资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资阳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资阳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资阳有哪些房缺医院 阿坝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阿坝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阿坝有哪些其他医院 阿坝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阿坝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阿坝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室缺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