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专家称中美高层领导对话有助缓解地区危机

2018-12-07 11:49:08

专家称中美高层领导对话有助缓解地区危机

央视《1+1》9月4日播出 《钓鱼岛不容他国随意“买卖”!》,以下为内容实录

节目导视:

东京都“调查团”成员:

这里是主船,请讲。

东京都“调查团”成员:

确认洞穴一个,内深约70米。

解说:

中国的钓鱼岛岂如日本东京都政府随意派人调查。

中国的钓鱼岛岂如日本政府随意进行买卖。

中国的钓鱼岛岂如《美日安保条约》纳入其范畴。

洪磊:

《美日安保条约》是“冷战”的产物,不应该超出双边范畴,不应该损害第三国的安全利益。

解说:

敏感时期,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今日访华。

《1+1》今日关注:钓鱼岛不容他国随便“买卖”!

主持人 董倩:

晚上霍然,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1+1》。日本政府对钓鱼岛进行所谓的国有化的推进,从9月1日始起到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也是实质性的阶段。根据日本媒体的报道,在9月11日,日本内阁将召开相关的会议,决定是否收归钓鱼岛,为“国有化”的这样的一个方针。今天已经是9月4日,离9月11日这一天也就是一周的时间,就在这样的一个敏感的当口,今晚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将启动对华的访问。她的来访对整个事件的进程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今天我们一肇始关注。

(播放短片)

东京都“调查团”成员:

这里是主船,请讲。

东京都“调查团”成员:

确认洞穴一个,内深约70米。

解说:

这又是由日方挑起的针对我国领土钓鱼岛的挑衅行动。当地时间9月2日,由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派出的一条船,搭载着由政府工作人员、房地产鉴定师以及海洋政策专家等25人结成的“调查组”,对我国的钓鱼岛进行了近10个小时的非法调查活动。来自日本广播协会站的报道称,他们的调查活动是向“购岛”迈出的一步。

昨天,日本关于钓鱼岛的购岛行动进一步升级。来自日本共同社的报道说,日本政府已经始起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所谓土地所有人交涉购岛协议内容,准备购买的是钓鱼岛北小岛和南小岛,双方甚至始于达成了购买价格,约合1.62亿人民币。也是在昨天,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透露说,钓鱼岛的所谓土地权所有者对把岛出售给日本政府持积极态度,日本政府预计将在9月11日召开内阁有关大臣会议,讨论决定将钓鱼岛国有化的方针。内阁决定后,将正式与地主签署买卖合同。日本共同社形容,这一次的谈判已经进入阶段,而叫嚣购买钓鱼岛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装出一副气急不能自拔的模样,指责日本政府耍弄卑劣伎俩。

(2012年9月3日)

李卫兵 本台驻日本:

在购买钓鱼岛的问题上,东京都与日本政府已经出现了这种合作的苗头和趋势。对此,我们必须予以关注和警惕。

解说:

不管是东京都还是日本政府,对于钓鱼岛的收购都是非法行为。昨天中国外交部再次反复,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发言人洪磊指出,日方企图通过所谓国有化强化其非法立场的图谋是徒劳的,中方已就此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2012年9月4日)

解说:

由于日本方面的小动作使得中日关系在钓鱼岛问题上出现了争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国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将于今天抵达北京进行访问,访华期间的中美双方将就双边关系及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解说:

今天,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访华备受关注,有舆论甚至用“突然”来形容她的此次来访。面对钓鱼岛问题、面对南海问题、面对美国在东北亚扮演的角色,希拉里此行为何而来?

董倩:

我们不妨简单地回顾一下日本政府企图国有化钓鱼岛的这样的一个过程来得非常得快。应该从4月16日始起,当时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提议要购买钓鱼岛的计划。到了7月24日的时候,日本首相已经在参议院接受质询的时候说,已经始起找钱了,要正式启动钓鱼岛国有化的程序了。当进行到8月24日的时候,众议院通过了一个协议说,钓鱼岛就是日本的领土,并且谴责中国保钓人士登岛。在前天,日本东京都“调查团”25人乘船在钓鱼岛已经始起丈量了。9月3日,日本政府、中央政府与钓鱼岛所谓的“岛主”始起了正式的购岛谈判。

在一始起石原慎太郎提出这样一个国有化的进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完全就是荒谬的,觉得这是一个痴人的一个妄想。但是,事实证明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日本政府已经把这样一个几乎我们认为是一个妄想的提议变成了现实,几乎要变成了现实。

在这样一个还差一周日本内阁的会议就要决定它正式收归国有化的敏感的当口,美国国务卿来了,那她此行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专家称中美高层领导对话有助缓解地区危机

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的王帆所长。

(视频连线)

董倩:

王所长,您看在这样的一个时机,今天晚上希拉里到中国来,她来的目的是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

王帆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

我想她的到来对于当前的中美关系也霍然,对于当前的中日关系也霍然,都应该是一个比较积极的一个举措。我们知道这一段出现的这些事情,尤其是钓鱼岛出现的一些事情。中美之间的高层进行战略首脑的对话,对于缓解这一地区存在的危机,降低这些地区危机升级所带来的风险都是有重大的作用的。

希拉里今年已经是第二次来了,已经事隔4个月又再次到中国来。另外,在她的后面可能有美国的国防部长也要来,希拉里在中国的访问之后还要去日本,美国应该在这个地区发挥它积极地建设性的作用,对这一地区的稳定,发挥它建设性的作用。

董倩:

王所长,像我们刚才引述日本媒体的报道,9月11日日本的内阁会议,它将做出一个正式的,它决定收归国有化的这样一个方针。如果从明天始起算起的话,5日到17日,不过就是短短的一周,七天的时间,您觉得这样短暂的时间,留给希拉里国务卿斡旋的可能性还有多大?

王帆:

我觉得斡旋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因为大家都知道钓鱼岛敏感的程度,钓鱼岛事件对于中日关系重要的影响,因此我想希拉里此行的任务很艰巨,但是她的也是非常地重大,我们希望她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发挥她积极的作用。

董倩:

因为今天我们也看了不少的分析,我看到有这样的一个分析,有一位专家说,美国很愿意看到在东亚地区,中日关系发生这种低烈度的冲撞,目前出现这样的一种局势,不是正符合美国对于东亚地区的一种战略吗?

王帆:

日本叫钓鱼岛国有化的行为显然是出乎意料,而且有可能是使事件进一步走向失控的趋势。所以说,这已经不符合美国的需要了。美国的需要是维持一种可控的危机,使得这个危机在刚才所说的有效地范围内,但是现在这样的一个日本的举动,我想会带来极大的风险。

董倩:

霍然,王教授,稍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

从逐步升级的钓鱼岛事件来看,我们一直回避不开一个条约就是《日美安保条约》。因为美国人说,它已经覆盖上了钓鱼岛的领土,具体这样的条约怎么回事呢?我们来关注。

(1996年10月15日)

解说:

美国国务研究处在9月30日起草的一份长达5页的报告中,要求美国根据《日美安保条约》保卫钓鱼岛。

发言人:

钓鱼岛及其附属的岛屿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中方这样的做法是一贯明确的,也是坚定不移的。

解说:

16年前,钓鱼岛还不在美国的保护范畴下,美国国会研究处的报告甚至略带强迫意味地要求美国政府来保护钓鱼岛。但是,16年后,美国官方却多次明确表态,把本属于我国领土的钓鱼岛划在了美日安保的范畴内,依据是50多年前美国和日本签订的《美日安保条约》。钓鱼岛是日本主权所属的领土范围吗?钓鱼岛能进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范畴吗?

(2009年2月28日)

主持人:

新华社消息,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昨天表示,中方已就日美官员关于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的言论向日方再一次提出严正交涉,并要求美方就相关报道作出澄清。

(2010年10月29日)

水均益:

就钓鱼岛问题希拉里说了一番话,原话是这么说的,“我愿反复尖阁列岛,也就是中国的钓鱼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范围,我们重视保护日本国民的义务。

(2012年7月11日)

解说:

据共同社10道,美国国务院高官9日对日本说,钓鱼岛属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范围内,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美方终将不会表明特定立场选边站,期待相关国家以和平的方式解决。

解说:

今天面对我国领土,日本正在将它的非法行动步步升级,只待11日召开的内阁会议确认并且摆出了一份毫不让步的架式。经常自诩中立的美国,在此时此刻为了自己的利益也背离了一贯标榜的中立立场。

(2012年8月28日)

美国的正式称呼是什么?“钓鱼岛”还是“尖阁诸岛”,还是两者都可以呢?

纽兰 美国务院发言人:

我得来翻翻我的作弊小抄,因为这个问题可真有点复杂。

那您翻到了吗?

纽兰:

这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内容啊。我要找到确切的,我们之前就说了我们称之为“尖阁诸岛”,希望这回答了你的问题。不过,我们并不站队,我们一直在强调这一点。

你们不站队,但同时又认为这些岛屿适用《美日安保条约》,对吧?

纽兰:

是的,我们一直在说,它适用1960年《美日安保条约》第五章内容。

你觉得这两者矛盾吗?因为我个人觉得这是矛盾的。你刚说美国不在钓鱼岛主权上站队,但同时这些岛屿又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而《美日安保条约》只保护日本领土。

纽兰:

但这是因为自1972年尖阁诸岛作为冲绳的一部分归还日本后,一直处于日本政府的行政管辖下。

让我换个方式问这个问题。你是否认为钓鱼岛是日方领土?

纽兰:

我再次说明,我们在这个岛屿问题上不站队,不过我们认为它们确实适用《美日安保条约》。

所以您的意思是这些岛屿是日本管辖?

纽兰:

这个问题已经回答过了,下一个。

董倩:

其实当我们再一次去重温国务院发言人纽兰的这番话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立场那就是既矛盾又模糊,为什么是这样?我们不妨看一下美国国内的背景。

美国现在正在打选战,不管是罗姆尼还是奥巴马,他们都不希望自己由于跟日本有一个承诺而陷入到这样的一个陷阱中去。另外一方面,他们更不愿意被贴上一个“远日而亲中”的标签,因此他们刻意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保持矛盾而模糊的战略立场。

接下来我们继续分析刚才提到的《日美安全条约》,当我们看《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英文原文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发现,在说到美国是否会出兵的时候,它用了一个词很有意思,它说“it would act to meet the common danger in accordance with its constitutional provisions and processes....。。”。我们来看一下国际法专家刘楠来先生怎么分析。英文里面情态动词“SHOULD”和“WOULD”虽然一字母之差,但是天差地别。“SHOULD”表示应该、必须采取共同行动,但是我们在原文里面看到的是“WOULD”,“WOULD”是什么意思?表示的是一种意愿,将会做什么。也就是说它有可能做,也有可能采取不做这样的一种选择,换句话说,美国人在制定这样的一个法律文件的时候,实际上是给自己留下了非常大的一个辗转腾挪的一个空间。

(视频连线)

接下来我们请教专家,王所长,您看我们也引述了一下国际法专家对于“SHOULD”和“WOULD”一个词的差别分析,您怎么看?

王帆:

首先来说这个问题是历史形成的,美国自东亚局面出现变化以后,采取了“扶日抑中”的政策,它在岛屿问题上其实是采取了暗中支持日本的一些做法。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实际上有它自己全盘的考虑,它希望钓鱼岛问题具体化,使它长久横亘在中日关系之间,它并不希望这个问题得到真正的解决。无论从历史看还是从当前美国的战略来看都是如此,再有涉及到钓鱼岛这些争端的问题,美国的亚太战略有这样的一些考虑:

,它没有能力承受在这个地区进行一场大的局部战争。第二,它不愿意接受在这个地区出现一种,由于别国的争端而导致美国卷入战事的可能性。因此美国在跟东亚地区国家的一系列的联盟条款中,我们都会看到它是规避风险的,它是避免自动卷入的。刚才也讲到了第五条,第五条是:要视情况而定,第二要经过国会批准,它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再有一点在关键的时候它也反对盟国自行其是,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应该避免对美国的战略进行误读。

董倩:

王所长,您怎么看既然美国给了自己留了这么多的后路,从一始起它是承认钓鱼岛是中国所有,但为什么在半路上它又改弦更张、改弦更张,它又把钓鱼岛纳入到了《日美安保条约》范围的涵盖中去了呢?

王帆:

刚才从历史上讲它是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东亚局势的变化,中国发展有了不同的新政权,这是历史上的因素。从冷战以后的因素来看也是因为苏联解体之后,中国成为在这个地区潜在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战略上的因素,美国仍然是坚持把中国所谓的崛起作为它战略防范的一个对象,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它与它的盟国日本、韩国等国联盟的关系也要求它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对这些盟国的战略利益的关注。

董倩:

霍然,谢谢王所长。

刚才我们说到美国在钓鱼岛问题是否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变化,但是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历来态度是一致的。

解说:

面对钓鱼岛争议,面对《美日安保条约》。近日,无论是我国军方还是外交部都已表示出明确的中国态度。

王卉 本台: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蔡英挺于本周一抵达纽约。

解说:

针对近期日本政府对钓鱼岛宣称主权以及日本右翼分子购岛、登岛等活动,蔡英挺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对钓鱼岛拥有不可争辩的主权,日本的非法侵占行径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同时,蔡英挺也代表中国军方明确表示,反对美方将钓鱼岛列入《美日安保条约》适用范围。

蔡英挺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我们还是要用和平谈判、协商的方法来解决争端。我跟美国朋友讲,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把钓鱼岛列进美日安全(安保)条约适用范围,我们希望美国在维护地区和平,维护中美两国友霍然的大局上多做一点霍然事。

解说:

而在昨天外交部的例行发布会上,针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今晚抵京访华期间,若提及钓鱼岛问题,中方将作何回应的提问,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就《美日安保条约》再次表明我国立场。

洪磊 外交部发言人:

《美日安保条约》是“冷战”的产物,不应该超出双边范畴,不应该损害第三国的安全利益。

解说:

事实上,从今年4月16日石原慎太郎抛出“购岛论”,宣称东京都政府决定从私人手中购买钓鱼岛,我国始终表明了一贯的、坚决的立场。

(2012年4月17日)

解说: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今天表示,日本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采取任何单方面的举措都是非法和无效的,都不能改变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事实。

解说:

6月10日,有数十名日本人前往钓鱼岛海域活动,其中包括部分日本国会议员,我国外交部再一次反复中方一贯立场。

刘为民 外交部发言人:

中方已经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日方立即停止制造新的事端、闹据,以实际的行动来维护中日关系的大局。

解说:

7月7日,在抗日战争爆发75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竟公开表示拟将钓鱼岛国有化,并正在与所谓的土地所有者栗原家族进行密切交涉。

(2012年7月9日)

刘为民:

中国的神圣领土绝不允许任何人拿来买卖,中国政府将继续采取必要的措施,坚决维护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

解说:

8月15日,香港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后遭日方扣留,外交部也是在时间发出声音。

(2012年8月15日)

解说:

中方已经向日方表达了严重关切,要求日方不能够有任何危及中方人员财产安全的做法。

解说:

但在5天之后,包括8名日本国会议员在内的150名右翼分子也乘船抵达了钓鱼岛海域展开所谓的祭拜活动。

(2012年8月20日)

解说:

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秦刚19日就日本右翼分子登上钓鱼岛答问的时候说,日方应该切实处理霍然当前的问题,避免严重干扰中日关系大局。

董倩:

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看到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以来,我们奉行的一直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立场。9月11日,日本将做出一个收归钓鱼岛为国有化的决定,它不准备搁置了,中国该怎么办?我们还继续奉行这一政策还是说我们也不准备搁置?

(视频连线)

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王所长。王所长您怎么看,因为我们看到有一些观点认为,既然日本准备解决这个问题了,我们也不应当搁置,您的观点。

王帆:

我觉得日本的做法是极端的错误,也是极端的危险的,我相信它的意图是不能够实现的,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说美国实际上扮演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所以说中美之间就东亚地区的一系列的热点问题进行磋商、战略的协调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就钓鱼岛问题要形成一系列的危机、预防的机制,同时中日之间也需要在战略的层面以及技术的层面来达成消损危机的新共识。

董倩:

现在如果拿11日作为日本单方面的举措来说,刚才我们分析了美国该怎么办?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该怎么办?

王帆:

我们还是要尽的努力,使这个问题得到和平的解决,我们仍然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当然,我们现在在面临着日本想改变现状的意图,我们要坚决地回击、坚决地采取一切手段来回应这样的一个情况。

董倩:

那您觉得时间有限,日本有可能改变它们的做法吗?

王帆:

我觉得如果日本的政治家还足够理性,我觉得他们会做出理性的选择。

董倩:

霍然,非常感谢王所长今天给我们带来的分析。

整整40年前,中日之间的老一代的政治家达成了来之不易的《中日友霍然条约》,中日之间形成了邦交正常化。40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在这个历史中无数次看到中日之间“和则两立、斗则两伤”,中日两国是搬不走的邻居,我们必须要和平、要友霍然、要互利,才能互惠。40年前,两国老一代的政治家给我们打下和平的基础,今天日本请珍惜这个和平。

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水电站拦污公司
数显压力表
喷涂机器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